一些片段

  StellaS  

The Road Less Traveled Chapter 14

1~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番外一 番外二

*

摩托车的引擎咆哮起来,打破了属于凌晨四点半的宁静。

“哇!”Sirius忍不住赞叹。他回身冲James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你知道吗,”James咧嘴笑,“我刚才一直在奇怪,你居然能忍住没有一脚把他踹下去自己来。”

“我也很奇怪,我居然选择开车而不是骑摩托去找你。”Sirius斜倚在车上,一只手多情地抚摸着机车的座位,“瞧瞧这宝贝。”

“我想我不需要提醒你,谁才是你的宝贝。”James嬉皮笑脸地凑到跟前。话虽这么说,他还是不得不默默承认,Sirius被皮衣包裹的轮廓和摩托车坚硬的钢制框架简直天生一对。

Sirius笑了,他点燃一支烟,冲着James呼出一口恼人的烟雾,“你可比它差远了。”

“滚蛋,”James愤怒地夺过他刚抽了一口的烟,放在自己嘴边猛吸了一口,“开你的车!”

“遵命,长官。”Sirius乐此不疲。

他跨上机车的踏板,等到腰间多出一双手,便稍稍偏过头去问;“准备好了?”

“当然。”James的话音还未落地,就被突然发动的摩托车抛弃在身后被卷起的尘土中。

“Woo-hoo!”Sirius欢呼,“冒险开始了!”

西方辽远的地平线巍然不动,任由这辆年轻而莽撞的摩托车追逐。夏日凌晨凉爽的风呼啸而过,带走了黑暗中粗犷的沙石和一切无足轻重的烦恼。剩下的只有James Potter,Sirius Black,和他们无所畏惧的快乐。

James想起他们还在伊顿读高中的时候,Sirius趁着暮色鬼鬼祟祟地带James溜出学校,自豪地向他展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摩托车。随后发生的事情其实不难预料,过度兴奋的Sirius以每小时将近一百迈的高速与交警陷入了城市公路追逐。最后他们不得不拐进一个臭烘烘的小巷,将摩托车抛尸于一个烂泥潭,然后躲进一个狭小的公寓,与Sirius一个脏兮兮的朋友在昏黄的灯光下相顾无言。

James对于那次Sirius所谓的兜风并没有真切的记忆。路人的尖叫,警察愤怒的咆哮和流光溢彩的伦敦夜晚在他脑海中构成了一部商业大片,让他和Sirius在伊顿的课间屡屡回味。可是这次不同,这次没有那么多刺激和悬念,这次他可以放下心来感受Sirius和他为他带来的一切。Sirius身上的皮革味,他纷飞的黑发和有力的腰肢都真真切切地近在咫尺。他们仿佛可以就这样毫无牵挂地一起驶向黑夜的边际。

不过显然,过分的安逸并不能长时间的满足James,“哦哦哦哦哦哦!”他忽然放声大叫。

“你鬼叫什么!”Sirius回吼,摩托车在66号公路上粗野地行驶。

“你不觉得太安静了吗?”James把下巴放在Sirius肩膀上,“来点音乐吧!”

Sirius低头看了看车头:“唔,不知道哪里可以——。”

“那就不用了,”不等Sirius找到音响,James赶紧说道,“我的意思是,我给你唱!”

没给Sirius拒绝他的机会,James就傻乎乎地在他耳边唱了起来:

Lately, I've been, I've been losing sleep
Dreaming about the things that we could be

引擎的轰鸣声和驰骋的风声为James提供了天然的伴奏,掩盖了Sirius虚弱的呻吟。

But baby, I've been, I've been praying hard
Said no more counting dollars
We'll be, we'll be counting stars

与其说是唱歌,James听起来更像是在吼叫,晨风把他的音调吹得七零八落。

“金星!”他随便指着一颗星星。

“木星!”另一颗。

“北极星!”再一颗。

终于,“天狼星!”James发出一阵大笑,惹得Sirius也不由自主地跟他一起笑了出来。

“什么叫活着!”James在笑声中口齿不清地问。

顿了一顿,他们两个一齐大吼,“这才叫活着!”

随后两人又爆发出一阵傻笑,凉风像香烟和酒精从四面八方灌进他们的五脏六腑,使他们清醒又疯狂。

“James,我得问你一个问题——”Sirius先从傻笑中挣脱出来,他努力板起脸。

“我为什么这么蠢?”James骄傲地抢白。

Sirius希望James能透过自己的后脑勺看到自己的白眼。

“因为——”James故作神秘地顿了顿,“I'm a motherfuckin' starboy!①”

他又笑了起来:“这问题你问过我一千遍了,下一个!”

随着他们一路的高歌大笑,白昼一点点从东方散开,笼罩住美国中部广袤而荒凉的平原。星星消逝,道路延伸,倦意席卷而来。Sirius仿佛听见了James靠在他背上的熟睡的呼吸声。他打了个哈欠,从标有Amarillo路牌的出口拐了下来。

这是一座灰蒙蒙黄扑扑的小城,街道上零星散落着几辆车。Sirius凭感觉随便拐了几个弯,在就要沉入梦乡之前找到了两个公园长椅。他把摩托车停上草坪,转身推了推熟睡的James。

James嘟囔了一句,勉强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我们先在这睡一觉,”Sirius扶着James向长椅走去,“我要困死了。”

James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他躺到长椅上,用沙哑的声音对Sirius说:“你头发乱了。”

“你的没什么变化,”Sirius笑了一下,“睡吧,晚安。”

*

叫醒Sirius的是午后灿烂的阳光。太阳穿透他的眼皮在他眼中留下烙印,以至于当他睁开眼,发现整座小城都被染上了朦胧的金黄色。

他伸了个懒腰,缓缓起身。汗水从他脸上留下来,滴到他浅蓝色的牛仔裤上。他走到对面的长椅推了推James,James哼了一声,没有醒。

“利物浦0-1输给曼联了。”Sirius在他耳边冷静地说。

“什么?”James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你睡得跟头死猪一样。”Sirius裂开嘴笑了。

“你这个混蛋,”James不满地踢了Sirius一脚,又确认了一遍,“利物浦真的输给曼联了?”

“今天没有比赛。”Sirius笑嘻嘻地回应。

James夸张地舒了一口气,他站起来勾住Sirius的肩,威胁道:“我跟你没完。”

“行了,先去找个地方洗漱一下,我们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从公共卫生间出来,Sirius和James才开始神清气爽地端详他们的所在地。这是一个很大的开放式公园,三三两两的行人在草地上散步,孩子手上缠着气球笑闹追逐,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树下弹着吉他唱着不知名的乡村音乐。池塘,喷泉——

“足球场。”James激动地说。

雕塑,长凳——

“你有没有发现少了什么?”Sirius皱起眉头。

“球网吗?”James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没关系,有没有我都一样攻破他的大门。”

“摩托车。”

“什么?”

“摩托车不见了。”Sirius板着脸。他小跑两步回到长凳旁边,发现他们的行李被粗鲁地扔在座椅背后。

“噢,Sirius——”James试图安慰他。

“真有职业道德,不是吗?”Sirius讽刺道,他翻了翻行李包,看起来里面什么都没少。

“Sirius,我很抱歉——”

“这不是你的错,”Sirius惊讶于自己的平静,“也许——也许它从来都不属于我们。”

“至少现在你知道谁是你的宝贝了。”见Sirius没有生气,James抓住时机,在他嘴边亲了一口,“我就不会背叛你。”

Sirius瞪了James一眼,却忍不住弯起嘴角:“你知道吗James,我觉得我们的旅行变得有趣了。”

“是啊,”James意犹未尽,“先是遇到枪击,差点丢了两条小命。”

“然后雪佛兰被砸,摩托车也丢了。”Sirius补充道。

“一切都不平凡!”James兴奋地憧憬道,“也许我们真的会被卷入帮派斗争,那样我们可以做卧底,最后一举剿灭一个毒窟。”

“奇遇。”Sirius饶有兴致地说。

“其实你这一路上最大的奇遇应该是我,”James摇头晃脑地说,“想想吧,你的男朋友,James Potter。”

“James,你照镜子的时候发现了没,”Sirius严肃地看着James,“你今天的发型让你的脑袋显得格外大。”他说完摇了摇头,向一边的林荫道走去。

James识趣跟了过去:“话说回来,我们得想办法弄点钱完成接下来的旅行啊,不管是租车还是搭车——”他看着人群从一场刚结束的足球赛散开,另一拨人准备入场,“也许我可以去踢一场足球,你赌我赢——”

“想踢足球就直说。”

“我想踢足球,”James眼巴巴地望着Sirius,清澈的绿在他暖融融的眼中蔓延,“美国人就知道玩傻乎乎的橄榄球,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踢足球了。”

“其实你不用征求我的意见,我什么时候阻止过你踢球?”Sirius好笑地说,他低头看了看James的牛仔裤,“但是,你就穿这个?”

“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只穿内裤踢球。”James眨了眨眼睛。

“我毫不怀疑。”Sirius笑嘻嘻地说。

“我开玩笑的,你怎么能信!”James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他大摇大摆地凑了上去,“我的内裤只给你一个人看。”

Sirius扬起一根眉毛:“我的荣幸。”

“我去踢足球的时候你怎么办?”James突然担心地问。

“放心吧,我早就找好事情了。”Sirius指了指一边树下弹吉他的老人,“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

“你是指——”James思索了一下,然后抬起眼睛微笑地看着Sirius,“我们一起离家出走那一次。”

“没错。”

“那我们的路费肯定够了,毕竟你的歌艺从唱诗班之后又进步了不少。”James坏笑。

“不许再提唱诗班。”Sirius眯起眼睛威胁道。

*

“哥们,踢得真不错!”在James压哨完成帽子戏法反超比分,并做出机关枪扫射的庆祝动作后,他的队友纷纷向他走来庆祝。

“没有,主要是大家踢得好。”James非常谦虚地揉了揉头发,“你们知道我差点进了利物浦青训营吗?”

“上帝啊!利物浦青训营!”他的队友们惊呼。一个瘦高个男孩问他:“那后来呢?你为什么没去?”

“这个嘛——”James吐了下舌头,“小时候觉得离家太远了就没去?我也不知道,阴差阳错。”他又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现在在MIT也不赖。”

“你真厉害。”穿拜仁9号球衣的小伙子的金发女友真诚地说,引起了拜仁9号的一阵不满:“嘿!我也有一个助攻!我也能考上MIT!”

“我很怀疑。”金发女孩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踮起脚亲了男孩子一口。

此时天色稍晚,夕阳像是被打翻的威士忌,为天空染上一层温柔的醉意。James远远看到Sirius坐在胡桃树下的身影。他迫不及待地加快了脚步,直到听见Sirius的声音,他停了下来。

距离James第一次看到Sirius抱着吉他在街头唱歌已经整整十年了。从伦敦的雪天到德州的夏日,Sirius留起了长发,轮廓分明的脸庞取代了当年稚嫩的婴儿肥。一切仿佛都那么不一样。可James知道,他们从没有什么变化,命运注定走到今天。他的Sirius,他锋芒毕露的Sirius,在这十年中一刻不停地填补着他灵魂的空隙。

……

Two of us riding nowhere
Spending someone's
Hard earned pay
Two of us Sunday driving
Not arriving

On our way back home
We're on our way home
We're on our way home
We're going home

……

Sirius的声音清澈而沙哑.配合着清脆的吉他,他漫不经心地哼唱着这支欢快的小曲。James微笑起来。

……

Two of us sending postcards
Writing letters
On my wall
You and me burning matches
Lifting latches

On our way back home
We're on our way home
We're on our way home
We're going home

……

Sirius的眼神与James相遇,没有丝毫意外,他对着James笑了一下。夕阳落在他的睫毛上,暮色在他眼中流动。James感到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他可真好看。”刚刚坐在看台上看球的一个栗发姑娘忍不住赞叹。

“你们信不信我敢去亲他一口?”James一时冲动,回头对那个姑娘和她身边的球员们说。

“得了吧,哥们,你怎么什么都行?”拜仁9号吹了声口哨,“你要是敢去,我们一人给你十块钱。”他们哄笑起来。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James没有犹豫,在众人的目光中径直走到Sirius面前。他弯下腰,挑起Sirius的下巴,接着吻上他的唇。Sirius的歌声被这个吻封在口中,他仰着头,有些不解地看着James。James轻轻摇了摇头,于是他们都闭上眼睛,在炽热的温度中心无旁骛地交换着这个由歌声变作的甜蜜的吻。

……

You and I have memories
Longer than the road that stretches out ahead

……

直到这曲子变成记忆融化在他们的血液中,James放开了Sirius。

“我的男朋友,Sirius Black。”在众人的惊呼和鼓掌声中,James骄傲地介绍。

“你耍赖!”栗发姑娘忿忿不平。

“你们可没说是男朋友就不作数,”James得意洋洋地说,“人是我的,钱也是我的,拿来吧。”

他从还没有缓过来的目瞪口呆的足球队小伙子们手中收过了钱,回到Sirius身边,在他耳边呢喃:“如果我当了职业球员,就不能对全世界说你是我的男朋友了。我真幸运不是吗。”他吻了吻Sirius的耳垂。

Sirius回过头认真地看着James。“你不是我的奇遇。”他轻轻说,“奇遇转瞬即逝,拥有就凋谢,可你不。”

*

作别了踢球的年轻人和弹吉他的老人,Sirius和James漫无目的地行走在Amarillo的街道上。

“所以,你有没有跟他们说你差点进了利物浦青训营?”Sirius愉快地问James。

“你什么都知道。”James嘟囔。

过了一会儿,他反击:“那你呢,你有没有跟他说你差点被绿日选为幸运观众上台唱歌?”

“滚。”

“接下来我们有什么打算?”James问道。

“不知道,”Sirius满不在乎地踢了颗石子,“反正我们有这么多钱,说不定都够买一辆法拉利跑车了。”

“做梦吧你。”James咧嘴笑。

“不管怎么去,我们都该给Remus打个电话了。”Sirius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我们的解救Remus计划延迟了多久?”

“再这样下去,我们就可以直接从洛杉矶坐飞机回去上课了。”James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到时候你可千万别说漏嘴,一定要告诉Remus咱们真的回到伦敦了。”

Sirius吃吃地笑,一边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拨电话。

“你好,请问是谁?”一个活泼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Sirius戏剧性地倒吸了一口气,像捧炸弹一样把手机从耳边拿开。

“怎么了?”James好奇地看着手机的方向。

Sirius把手机放在他们中间,打开免提。

“你好?有人吗?”女孩子元气满满的声音丝毫没有被电话线路掩盖。

这回换James戏剧性地倒吸一口气。他们交换了一个兴致勃勃地眼神。

“你好,我们是Remus的朋友。”Sirius保持着最大的冷静。

“Tonks,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随便接我的电话吗?”Remus有些无奈的声音远远地响了起来,他的脚步声噼里啪啦地从实验室另一头响到电话附近。

“我说过了,你可以叫我Dora,我只让你一个人叫我Dora。”Tonks大声抱怨。James仿佛听到了烧杯被碰倒的声响。

一小阵混乱,电话回到了Remus手中。

Sirius清了清嗓子:“你好啊Remus。”

“你好Sirius,或许还有James。”Remus故作镇定地回答。

“然后呢?”James也故作镇定地问,“我们听你解释。”

Remus深吸了一口气:“Tonks是隔壁高中来的志愿者,负责给我的实验室整理仪器。”

“就这样?”

“就这样。”Remus听起来有些慌乱,“听着,我马上就要回家了,等我到家再给你们打过来,好吗?”

没等他们回答,Remus匆忙挂断了电话。

Sirius和James对视了一下。他们的心底同时产生了一个想法:事情不简单了。

---------------------------------------------------------------------------

①The Weeknd - Starboy ft.Daft Punk 歌词

 @一棵木从树 正好咱俩都有Sirius弹吉他唱歌挣钱的脑洞,就连起来啦~用了你的two of us。


评论(11)
热度(83)
© StellaS | Powered by LOFTER